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秦岭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快捷登录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户县
查看: 448|回复: 3
收起左侧

中国人的皇权思想与草根思想(转)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12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88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11

    主题

    285

    帖子

    2273

    积分

    叁.无畏牛刀

    Rank: 4

    积分
    2273
    发表于 2018-12-4 09:5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       近年来,影视媒体上充斥着“明君、贤相、清官”的作品,影视屏幕中不是秦皇、汉武、唐宗、宋祖的鬼影憧憧,就是女皇、太后、贵妃们的阴魂起舞,还有名目繁多的宫廷斗争的“秘史”、“艳史”、“戏说”的作品大行其道,且颇受大众欢迎。
      被先贤哲人说成是“罪恶的渊薮、阴谋的产房”的皇宫和皇帝老儿,到了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,一个个都被描绘成仁慈爱民、智能开明、清正廉明的“青天大老爷”。皇宫也被描绘成了小姑娘嘻笑打闹的游乐园。他们无视皇帝老儿的阴鸷毒辣,无视皇权的冷酷罪恶,却挖空心思将皇帝老儿捧上了天。仿佛辛亥革命推翻帝制,是一场天大的历史错误似的。
      对于这一现象,真让人感叹袁世凯和张勋之流的“生不逢时”!如果他们在生活今天,借这个大好时机复辟帝制,不但不会众叛亲离、一命呜呼,或许会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,并获得国人的大大吹捧和衷心爱戴呢。这对于亚细亚专制社会里那些“无皇帝之名而有皇帝之实”的独裁专制者来说,这正是他们日思夜想所祈盼而灌输给社会的好东西——迷魂汤。今天的“南书房行走”们,他们的卖力煽情之作,确实应该获得其主子的丰厚奖赏——在黄金时段大播特播。
      我真不敢设想,那些在二十世纪初被骂臭了的皇帝老儿们,到了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,终于能够光芒四射、扬眉吐气。如果他们地下有知,不知是怎样的兴高采烈?而中国一百多年以来的反皇权、反专制、反奴役的志士们,如果他们灵魂有知,又是怎样的懊悔莫名?又是怎样的垂头丧气?
      我不反对这类作品的制作,实在要写,就要尊重基本的历史事实。而不是以犬儒的态度,以南书房行走的心态,站在为独裁者无耻吹捧立场上,以帮助专制者愚民为宗旨。更反对对历史事实进行断章取义和恶意篡改。特别反对在这种具有浓厚的专制文化和奴性意识历史背景上,再雪上加霜地播撒专制文化和奴性意识的毒素。也对众多“草民”们对这类“明君贤相”的庸俗作品的疯狂痴迷感到惊讶不已。
      在一些人的眼里,国家一词最好由朝廷来覆盖,民主一词最好用“明主”来代替,民权一词最好由特权来切换,公民一词最好由臣民来更正。
      正因为有了兜售的市场,才使得这种题材的作品大行其道,才有人不遗余力地歌颂专制帝王的“文治武功”,才使得中国人的“皇权思想”和“草民意识”日益浓厚。而在被官方控制的大众传媒的推波助浪下,这类“气死历史学家”的作品铺天盖地的密集轰炸,这种为专制制度歌功颂德的精神毒剂的卖力播洒,这种为专制帝皇招魂的招魂幡的猎猎招展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与贩卖麻醉神经中枢的海洛因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      皇朝更替,百姓涂炭。翻开一部二十四史,专制帝王象走马灯式的不断替换,几千年下来,所谓的“明君贤相”者能有几人?号称“一代明君”的李世民,通过玄武门之变“弑兄屠弟”,然后挟持父皇而取得了权柄。其后数年间,他在魏征的辅佐下,励精图治,从而坐稳了江山。开创了所谓的“贞观之治”。由于魏征屡屡犯颜直谏,遂使志得意满的李世民大为不满,就想把直言敢谏的魏征处死:“会须杀此‘田舍翁’”,所幸长孙皇后聪慧贤良,闻此立即盛装而贺,以一句“君明才臣直、家国之幸也”的巧妙规劝,及时劝阻了唐太宗,使唐太宗听了十分惬意舒服,才未酿成历史大错。才使得李世民成为世世代代歌颂的“一代明君”。
      再看看具有卓越才华的“康熙大帝”,也曾因一句“清风不识字,何苦乱翻书”而大兴文字之狱,并使这种文字狱贯穿于满清王朝始终,使民族文化遭受空前的浩劫。
      所谓的“明君”尚且如此,其它皇帝的昏庸无道和骄奢淫逸,也就可想而知。因此,纵有那凤毛麟角的明君、贤相,因权力的高度集中而不能建立有效的约束机制,根本就不可能修正自身错误和完善自己。绝大多数专制时代的帝王将相,都在阴谋罪恶的权术泥沼之中越陷越深,给人民制造了多少血泪和苦难?在这种高度集权专制的制度下,没有哪一个专制王朝能逃脱“其兴也勃焉、其亡也忽矣”的悲惨命运。
      中国的古代的历史观,不是一个文明逐渐推进的历史观,而是一个“治乱循环、分合往复”的历史观。中国古代的社会,不是一个代际接力追求文明进步的社会,而是一个频繁振荡和反复破坏的社会。每一次“城头变换大王旗”,都是百姓们尸骨成山、血泪成河。每一次金銮宝殿上的更换屁股,都是以文明成果的毁灭为代价的又一次“从零开始”。每一次都是“赶走了虎豹,迎来了豺狼”。百姓们的尸骨和血泪,都被“社会精英”变成了制作新皇冠的材料。
      在这种争权夺位的白刃翻飞之中,社会没有因此获得丝毫的进步,民生没有获得丝毫的改善,每次都是“打破原有的坛坛罐罐,烧掉原有的建筑,一切又从头开始”。张养浩一曲悲怆苍凉的《山坡羊•潼关怀古》,颇能道破其中玄机:“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,望西都,意踯蹰,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作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”
       专制官吏将统治人民形象地说成是“牧民”,地方行政长官则称之为“州牧、郡牧”等。一个“牧”字,充分体现了专制统治者把辖下人民当牲口看待的心理。因此他们就理所当然地认为“朕即国家、朕即法律”。强烈的征服占有欲,使他们变得自负和狂妄,所以他们就天经地义的认为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”了。这就是中国皇权思想的典型写照。
       北大学生余杰曾感慨地写道:他去故宫博物院,看到很多人穿上“龙袍”过皇帝瘾,脸上则荡漾着一种无以名状的满足和自豪感,还将这“难忘的时刻”摄入镜头,将这“皇帝”的肖像放大后挂在显眼的厅堂。全然不知封建帝皇的荒淫无耻和阴险残暴,却挖空心思以当一次虚假的皇上为荣。看到这种现象,真让人恶心(大意)。
       中国民主革命了近百年,可人民的思想意识不但没有前进,还在大踏步后退,仍然回到了专制奴隶的社会里。这不是历史的偶然巧合,而是皇权思想长期作祟的结果。
       国际歌在中国就唱了五十多年,歌词中那“从来也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靠神仙皇帝,一切全靠我们自己”的歌词,我们每个人都耳熟能详。而那些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的组织或个人,却时时不忘以人民的“救世主”自居,不厌其烦地自我炫耀和拼命鼓噪其“恩情”比天高、比海深,而麻木愚昧的国民们,则被强化驯育成了可怜的奴隶而不自知。
       如果说孙中山时代接见人民、人民出于对伟人的崇敬而叩头跪拜、三呼万岁还情有可原的话,那么在“新中国”,距孙中山时代又过了近半个世纪,在“开国大典上,“我们心中的红太阳”,亲自添上“毛主席万岁”的口号,让国民山呼万岁,则显得不可思议了。
       孙中山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始终保持了“天下为公”的观念,当受到人民的叩头跪拜和山呼万岁时,他不但不引以为荣,反而引以为耻和严词拒绝。并语重心长地教育身边的官员,告诫国人树立民主意识。
      皇权专制思想的根深蒂固,使许多现代“革命者”也跳不出它的魔掌。好些人昨天是专制制度的掘墓人,但他们一旦夺得江山,坐上了龙椅,就摆出一副君临天下的姿态,就变得骄横跋扈、肆无忌惮起来。他们就就抱着“此山是我开、此树是我栽、要从此地过、留下买路钱”的山大王思想,就容不得任何批评意见,就对不同政见者施以“专政”的手段。因而才有“反右”和“文革”等历次血泪斑斑的政治灾难。
      在“文革”中,“老子英雄儿好汉,老子反动儿混蛋”的腐朽的血统论观点,很能赢得那些有着高贵血统的“龙子龙孙”们的大力支持。有一个对此持相反观点的北京青年工人遇罗克,为了与这种为社会歧视抗争,曾撰写论文驳斥这种观点的反唯物主义性质。龙子龙孙们无法用论文来响应,就组织辩士与之舌战,也被驳得理屈词穷。于是他们就恼羞成怒,遂让他们手握大权的爸爸以“无产阶级专政”名义,砍下了遇罗克那年轻的头颅。
      我们的官吏们也来自人民,他们的思想意识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。中国社会的皇权思想和草民情结的异常浓厚,也使很多人在没有把握权柄时,对贪赃枉法和腐败现象痛心疾首,但到了他们一旦掌握权柄,经过一定时间在官场中的熏染陶冶,他们有的则会变得对贪赃枉法和腐败现象熟视无睹,有的则因此而学得油滑猴精,做起贪赃枉法和渎职腐败的罪恶勾当来,比谁都快;行起祸国殃民的猫腻来,比谁都能。所以小百姓有一句俗语“为人莫做官,做官都一般”。
      不少人当官没三天,就自视高人一等,就把自己看成是天生的“龙种”,就用鼻音跟草民百姓说话,就会对纳税人颐指气使、为所欲为。而那些出身高贵的“龙子龙孙”们,他们就更有理由骑在人们的头上作威作福,而不能平等看待他治下的“草民”了。以上这些就是皇权思想的活的标本。
       如果不希望我们的民族再遭受人祸政灾和失去理智, 就应该对灾难产生的深层次原因有清醒的认识,而不是把全部责任,往已经作古的死人——林彪和“四人帮”身上一推就完事。如果不希望我们的民族象“反右”、“文革”那样的兽性张扬、人性泯灭,就应该将这相辅相成的“皇权思想”和“草民意识”有大胆的揭露和剖视,而不是羞羞答答、遮遮掩掩地、永远地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不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知道昨天的这一切罪恶。只有这样,才有可能避免这种人间悲剧重演,才有可能使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加入到世界主流文明之中,摆脱目前这种被边缘化、妖魔化的耻辱。
      与浓厚的皇权思想相适应的,是国人的“小草情结”和“螺丝钉精神”。我将其命名为草民意识也。
      曾几何时,一曲“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,我是一棵默默无闻的小草。从不寂寞,从不烦恼,你看我的足迹遍及天崖海角”的《小草歌》的歌词,曾使得多少国人唱得如醉如痴?一时间《小草歌》的旋律响彻大江南北、直冲霄汉。怪不得西方人士对我们将这种“小草精神”描绘得如此富有诗意而惊叹不已。而被当局推崇了几十年的“螺丝钉精神”,究其本质,乃是将草民意识重新包装后的“新瓶装旧酒”而已。将这种精神的不适当的推崇,使全国人民都成了没有个性、没有灵魂、没有思想的一颗颗“革命的螺丝钉”。使许多人自以为“我是一块革命的砖,党叫往哪就往哪儿搬”,使许多人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血肉和思想的“人”。从而开创了一种没有自我意识的社会氛围。有了这种精神,就为“一言堂”、“家长制”和专制独裁准备好了上等的迷魂汤,当权者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;有了这种精神,就会造成国人才华的长期埋没,使国计民生长期落后甚至倒退,还要整天自吹自擂地炫耀取得了多少“辉煌业绩”;有了这种精神,就会拒绝马克思在《共产党宣言》所宣示的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”的理念。
      无数先贤烈士为之不懈奋斗的、并抛头颅洒热血的崇高理想,被少数人忘得一干二净,恨不得又回到专制王朝去称皇称帝。民主、自由、人权、法治的口号,只不过是他们争夺江山社稷而号召人民为他充当炮灰的幡子。一旦蹬上了御榻、坐上了龙椅,就撕去了一切伪装,甚至连这片“遮羞布”都成了多余的东西,牵强附会地将人类政治文明和政治智能的最高成就——民主、自由、人权、法治,轻松地贴上“资产阶级的”的标签,然后对其进行批倒批臭,赤裸裸地当起了专制皇帝。
       我们不能等着别人来解放自己,也不能指望闭着眼睛撞大运,而要靠国人民主意识的觉醒。从来没有哪一个反动的统治者,能心甘情愿的放弃他们的特权利益而施舍给你民主、自由、人权、法制,而被施舍的民主、自由、人权、法制,虽然来得省心省力,施舍者却可以凭一时高兴尽情施舍,也可以凭一时不快而尽数收回。还需要我们这一代人为之不懈奋斗,才能建立起一个民主法治社会。
      中国人民走了多少弯路,付出了多少牺牲,留下了多少刻骨铭心的痛苦,好不容易才意识到科教兴国的重要,才觉悟到建立民主社会和法治国家的急迫。而言论自由、思想自由和新闻自由是培育民主意识的必经之路。而大力开展科学文化教育事业,是开启民智的唯一钥匙。虽然这些一切来得太晚太迟,但也弥足珍贵。这也是中国人民用血泪换来的经验教训,是哲人智士不懈努力争取到结果。值此机遇,我愿为此薄尽绵力,否则于心不安、问心有愧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27

    主题

    649

    帖子

    2596

    积分

    叁.无畏牛刀

    Rank: 4

    积分
    2596
    发表于 2018-12-4 11:10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在哪里转的?没有来源是违法的!!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12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88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11

    主题

    285

    帖子

    2273

    积分

    叁.无畏牛刀

    Rank: 4

    积分
    2273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4 11:3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山城雾都 发表于 2018-12-4 11:10
    在哪里转的?没有来源是违法的!!!

    知道,版权归原作者。但如有主张版权权利并引起某种情感不适者,请删除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562

    主题

    8212

    帖子

    3万

    积分

    超级版主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积分
    31925

    社区QQ达人

    发表于 2018-12-4 23:0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民主比明主更可靠
    快捷回复: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关于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[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]|秦岭网 ( 陕ICP备10002220-1~2号 )

    XA12913S

    GMT+8, 2018-12-14 22:15 , Processed in 0.153797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