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岭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www.qinlingwang.com/
搜索
热搜: 户县
查看: 452|回复: 5
收起左侧

扯淡,谁说父母坑孩子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5

主题

27

帖子

261

积分

壹.烟雨游友

Rank: 2

积分
261
发表于 2018-6-14 17:08:54 手机频道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扯淡,谁说父母坑孩子5 q$ v8 U, c0 _& z' J
! A6 m* y# c8 K  Y& u  t* R
一 沦陷
6 C# q4 h4 g- q  I9 ~
& s. O/ K" |8 t2018年6月3日 晴朗! L0 ^$ o3 w" a8 I# z
离开2018年5月31日交房的日期又过了一天
, N0 c+ g) B  P! f  A9 u3 }/ p) |无奈的我又走进了华力森售楼部3 }' O, V8 v" I7 W) K
对着售楼小姐- i5 b0 Q) d( V; J
我看见她们不屑的眼神4 ]9 |5 r5 U, |/ }; \
唉…# i- Y1 X  P( ^2 l, j( A0 E
不要说她们翻白眼撩我5 M" {* t3 v) F6 W
其实/ z( @' j* [9 k. x
连我自己都问的想吐
& O0 ?. m4 _6 Q/ I3 I但我还是问了
+ z" L% `* ]" }3 \因为我交钱又签了字
1 ~4 j( @0 g: g1 S' c  R5 p3 A; g我是业主
$ w. q& a, p1 w) n, E  {
! t. i* ]/ K4 t- s% Z5 e4 |0 d迎着她硬生生的目光/ M! @2 q1 s( v1 Z, j: V  M
想到了买房前她那一汪波水里的甜蜜
2 z5 X+ R) h1 O, d可如今/ v) N8 a  o  t9 e1 U" M* s
只能把那甜蜜酿成陈酒" Y8 x4 [5 D: d* G* J2 q
埋藏在心底
* j9 @, M; H3 y- F! a4 M% a毕竟0 y9 D" G1 ], g- Q
现实是摆在眼前的冷酷
' a2 N0 O9 ?5 l  b( t" y0 o4 E) l8 D) s: w* n# `8 O4 W0 I3 ^
“美女,到底啥时交房?阿姨年底买的时候,你说三月份就交房,然后我们签合同说是五月底,可到现在房子不交,就连我的合同说备案也没有音讯了。唉…阿姨真的都不好意思问,可心里焦急又不得不问,你理解吧。”
. L: D) E9 _  U: i小姐剜了我一眼
' q8 k! K- S4 s2 Q露出勉强的笑容
9 E6 }" l+ E; u* o- q  g' |  s) h我知道了她有多不耐烦# ?4 W: E: J: C# l0 C

. L# x" ^2 j9 X  o$ m7 D因为' i5 u' m. x$ n
在买房后的日子里6 m# s& y; x8 r
常来光顾她" g! ?& {) b% b8 d; a' \9 c( a6 ^& _# H
和她聊天
6 i% _5 ?& G" u+ B3 K( G& j" F3 x想了解工程的进度! K5 v4 S! S/ c* ~
想知道能否给一个提前交房的惊喜
: S% q% D; r1 d) E" [7 ]2 A让喜悦的心在期待中不焦躁
/ m7 B* l7 A$ }. W- j. _为此
, S5 g- Q) p4 a* e% K. `' ~$ F在咨询询问中
6 T4 Q% y% n/ I我渐渐看到了她那不待见的神情  D$ B3 E8 M/ y. [- o
知趣的我
7 f$ |2 `( F4 z$ W$ u9 o慢慢地& i5 ^. a- I7 k3 p' m4 E. g
把目光留在外面
' Q9 D7 C2 k2 k9 t去仰望那竣工的楼盘
! R( f' U1 ]* E渴望着5月31的到来$ @5 T+ X- S$ J$ K4 m9 F9 j, [

* I$ U& v; o& v可谁知4 h1 k$ z7 l$ m6 W$ H1 c1 _* u
531只是一个数字
7 c- T5 }+ ~( E0 f* |+ [2 B+ W8 h9 m* f成了一个失望的记号1 F: ?- u9 `2 _# V- f8 E
我不得不又面对她
7 q* u# B; \) q9 v- N" o——我的售楼小姐
: a) U2 Y9 z5 Y/ H  L& o听她同样的解释5 K; ~# ?6 f: R, g# r" V
“阿姨,不是给你说了,出了司法诉讼,被法院查封了,我们也没办法,你看,咱酒店这边工程还干着,你放心,再有一两月就能交。”+ Q# w6 r% Y& O2 H; `2 s$ T
说完+ t2 a6 g6 \: |5 F$ s+ c: x
她沉下那张美丽的脸
9 f( k  m0 i- H1 S* l/ M尴尬的我* t5 A% L. C9 ^5 ~
带着复杂的心情走出售楼部- w8 [4 g6 L% y- i3 U

) F9 W  B1 C8 |( u9 k3 L2018年6月11日 晴朗
' d6 `4 i) G) w2 E- G$ o
0 |# j# F# F. s- I6 |$ g" A离开531又多了一天3 \7 I0 o" h/ t" l( e
内心焦急的我又来到售楼部
0 m8 Y( }. J; b  F6 H# }# f我知道她厌烦我
. R  t* p0 _" o9 T; j7 o, i5 ~便看着矗立的楼盘
( d0 Z" \: }2 J; i0 o+ F( @/ Q& ]在门口徘徊
+ h( T+ e) D  o1 d3 Z* F) L, E6 y: N2 l, F
还是厚着脸皮推开了门
# E/ `0 K7 c$ Y' X0 {毕竟' _% X3 [3 O+ Y; ?
夫妻下岗的我们# j; R7 Y% C4 P! O/ a7 J6 E6 a
首付这一套小单元房有多不易
+ Y8 }5 G( O5 O7 H1 n6 E. {而且
  E8 {8 x4 S$ X! U  v. q包含着孩子沉甸甸的孝心" H: C4 J. C; `7 q4 ^, m
“妈,我上班了,不能让你和爸一辈子住在30多平的小房子里,我来还贷。”
; l9 Y2 A& s8 `) E听,多好的孩子
7 Q0 y: v0 j! |我得为血汗钱和爱负责' w, U, D, o. y! u* n7 b# _

3 Y" b1 g6 A5 z/ L9 m6 o吧台后坐着两个小姐
) s+ v8 i  H7 L) n5 {7 ?旁边桌椅坐着两个喝茶的男人
9 ]+ h- x% [7 [! S" e% i6 Z8 {他们是工作人员# M# E% ]+ t6 n+ e
我见过
% L( k' k- S* w+ r“不好意思,小钱,我心里简直不踏实,所以又来问了,到底啥时能交房。”- w9 C6 v  E  q" o- ^7 `+ T
“嘿嘿”她皮笑肉不笑- G6 F4 ]. B# F0 X( f$ i
我继续说
. _, y) A1 v! h1 U5 R: |* H“我在网上看到华力森的业主在联名,……”' L$ d3 L( s0 I0 ]
“联就联吧!”另一个小姐不屑一顾地打断了我的话
/ n# }0 s$ W3 P9 Y" w+ e此刻
4 e( c, \0 I1 p9 t! E! X我的怒火冲冠而出3 n- q7 S% t- k8 _9 V' K
“我们交了血汗钱,你们不交房,竟然还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!”
: G! i, Z6 f- |7 F% L) s旁边的俩人
( J* N3 C; r5 c9 J. ~0 r' _劝慰住我
$ }; u- n. h+ s& S4 x“回家吧,最近肯定交不了房子!别跑了。”3 p( f9 C1 W& v( w# ]" ~
然后他们玩手机、喝茶- S! d- J6 t* C! L5 a
撇下灰溜溜的我
5 O0 Z# }! h- y% ], s, n7 e心情沉重的走出了售楼部
0 q: t. h6 l, X
' E- z( G% h4 H( m! {街上# f* z# R+ R& h7 J
火红的太阳映着街上的繁花
; K8 P) I" H$ Y* a4 o, M孤苦伶仃的我8 p) {0 T, o& z& D& o" Y" \1 N
像秋天的一片落叶, {' t  O7 F2 R2 j

) l9 S7 H6 b( S" L/ n不知能丢向哪里
# S% q& n: t/ e  q" }
$ c$ {7 O4 w" \1 A: L# i0 p; O网上搜索到一业主的联系电话
- `& s" e$ L% R9 }3 d" U我进了人数不多的业主群
  U( G) z/ J  Z& i# ]& {' b8 \有了一点归属的感觉
8 W6 e6 m& I) C, S/ d& u才知道2 J# _; O5 g6 u( Q/ b
心如刀绞的不止是我
! h9 p, v, j) T- N. ^# _6 k' c. P9 Z/ [* |" o# F- B
二 诡计
+ t* D7 f$ ]' ]- R$ J' E* h4 p
+ {$ {8 }! w$ F$ b9 I" q买家不如卖家精
$ |* e0 N/ c1 {3 c我们永远不知房地产的水有多深
+ c2 k% s0 N; \7 @( }  `: h3 ]' x! M自从县升区6 {( c, }8 O1 Z; j, H% l
我们的房价日新月异* C; Y* t# f# C8 g- p, V* X3 ?
我们的房地产如沉睡起来的狮子& K# m. _# _, p, S& {& |% h
一个哈欠7 o( A: s8 L0 A% N7 j
数月' m2 o, V; k# o! ~
房价就翻了倍
: J" h4 X0 J( s4 F% J甚至没有了现房; @. _' _4 `$ q! w9 ?& `6 |4 o
面对这样轰轰烈烈的场面
# K! x+ k3 r4 G+ ^: v+ b- Q我们这个2014年7月开工的华力森" e* V* A7 ]3 J- P$ g& w; z
这个迟迟交不了房的华力森: _8 L5 O) a  m, u8 b/ s& U- ^; X
也升值了剩余不多的房产
8 o8 c6 b' p* H5 [4 k
  Q+ c; y- x( n- y: L; T: f诱惑
/ l& v: z, n/ |吞噬着开发商贪欲不够的良知
  E8 F& ]  }* f: Q9 b% m8 r在2018年3月被法院查封的时候
9 y: e& O( {0 C1 ]还在售卖着高价的房子
* T4 ?" Y' G( f( V还在承诺着531的日子里交房
+ q6 a- J- U+ G0 Y; F! c5 K' G8 z只可怜不知情的老百姓
" \4 F" ~! O$ G) t2 o/ @1 Q" d% ]看着五证齐全和交房在即的华力森' I1 d) Q- A1 d" u8 p2 Y9 P
看到没有政府任何不许卖房公示的老百姓) d! S: o4 L8 K4 u5 f; l
还在做着拿到房子的白日梦0 ?) A6 V' ?! w) B9 B
! ?$ s& V; B+ n$ o3 ]. u
小小的老百姓啊2 |$ Z' _4 ?. m8 P" S, C' L$ }' |
可怜单纯的人儿+ z) W" i, M& R" d& a$ Y4 M) b; i3 D
怎知这些邪恶后面的阴谋
  }) p9 H+ d& M; t* n% `2 O- J4 e- e
三 维权9 `1 n* D7 E) |  |0 S* r
- m# e" L2 n9 j2 U+ w/ X
可怜的业主
. T2 ]% w0 E5 H, }; }% D6 B& Y  k成了售楼部不受欢迎的草民
  s. m/ @; }5 y5 ?: v# e( k! l高贵的开发商
* C3 Y# w6 w9 L' ?! \0 H. c3 l根本就不把业主放在眼里8 d4 t6 I( g9 ^
无望的人儿; i$ U8 m- r2 `' a+ i
像一群受尽冤屈的流浪儿
  Y2 m# M+ e6 q& U7 h( Z, ~& q痴痴的不知怎办5 c0 Q/ o3 r9 J/ o

+ x1 r/ l; q! A我们是黑眼珠黄皮肤的中国人1 q+ F+ E: V- Z. f' q& Z; m* ]$ d
我们国家安全
$ C8 u1 k8 n+ U+ o, k社会和谐- y3 p/ s- e* Q) o$ z4 j4 V
我们有自己的政府
' h- o) A: i  z. N+ Z8 x( M' d! u我们有主持公道的父母官% `3 f2 L0 X/ {
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种红薯。”( R5 l+ q% g5 R7 `$ X  l5 o
多好的父母官啊
' K* B5 ?/ X) _9 E$ f5 A) M& j5 C# r$ l: C" s
是的
- N: t6 x& B5 Z9 |. x我们信任政府. k8 ~* \: |* j) X) P1 ~
我们听政府的话) F9 ^" Q: a) _) K$ ?7 B- u  V
有了政府下发的五证我们才敢买房, m1 X1 t/ J! ]9 |
我们才敢傻乎乎的把血汗钱交给了——
* \. W) ]+ z" W3 Q# C  K1 z不知是光脸还是麻子脸
$ z( ], T  V% e; Z  _$ s. y不知是黑心或着白心的开发商# `  V) m  Z/ b& x
因为我们相信3 f5 p4 R4 L) a, {4 [2 g0 d
相信我们的政府: q0 B, s4 k7 Y
相信我们的父母官不会坑害了我们( U5 b. H" f2 I- }. \' D

2 A9 u; b' ]% f( u2018年6月12日% T/ J* @" t- n. Q( b
; A+ M; V- ]8 a. m
上午! s: q" p& F% a/ J. e# `9 [! v; V
我们六七个人
' D" H" V+ [, {来到房管所
% P/ A. t4 B' Y8 z8 @$ K. R; f4 Q看到我们日理万机的父母官
5 {2 P6 A0 B) Z7 \0 O在开着永远开不完的会# h, }" x: H" S8 h5 }9 {: z7 F
我们耐心等着
! a) ]% J3 ~) u# `$ W8 ]2 B终于
5 C0 [. i+ n6 ^3 W# u" p会议结束
8 r% J6 V# a4 b带着一肚子委屈的我们7 H/ _* K2 ~/ j6 u" m" W, W
坐在了正襟危坐的父母官面前
# k) s6 R5 l' F% K4 B像他陈述了我们的焦虑( l( @6 U; n& U

0 ?( D) c! z* M/ x+ i7 m父母官啊
3 S# ]8 ^: r" S! \! k被查封的楼盘/ @% m" [7 n! g& k2 ~6 j7 a4 s7 B0 s
让我们如何拿到房子
. s7 A/ P) s( d- E6 z7 a是您们发了预售证
" }# t( p! L7 w7 S% s% B我们才买了房子9 |9 g# a( O# r/ [
基建这么多年! A$ d) H. a( }: |; I) e4 j
不知您们知否
7 \- L% q  f: ~- F4 U早买了房子的业主
7 x% H4 J8 \% s8 m" ?( Q- I# }5 F- s为何一个网签都没有办理
4 `8 [% w2 N5 R- m+ e# @* B  Q难道您们只发证+ X8 ?! j( k0 t  ^
而不去监管3 F: F5 i; t/ x$ f; m1 p
也不考察商人的实力与信誉+ b7 R- p9 ~7 ^- S  G( b: k# k
让鱼龙混杂! b1 X$ _! d+ d% E
坑害着无知的百姓6 y: m( Y; v0 z2 b  e1 w: }
像无良的父母
; Z; h5 C$ J1 a. l生而不养5 Z  G& ^2 T% a  [6 R) i. F1 f" B
让ta流浪街头
/ C& f6 W6 M8 L) n/ M) `受尽欺凌
8 D3 p1 B' i8 W3 a$ B4 `) X. ~* C晴天大老爷
4 }7 C8 _3 |7 O. N7 T6 r6 L  f8 v您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
: d" g3 W: H) o6 q6 D3 ~- P请您为民做主0 w( p* s. |8 B5 G

/ {- S" h7 ?% u4 g+ `% ^面对哀求的我们
5 y2 w$ c6 P. t! O$ X% U) y! ~" o父母官很无奈却也振振有词
; i- F- o: ^6 a, [! n0 n“官司很正常,又不是和我们打官司!我们天天催促,我们也不能脖子上架着刀子逼人家!”
6 O7 f+ B/ t- I# n哦…
  i2 w8 h' }9 t2 ]- Y# z/ w- u  t我可怜的父母官; }& X$ V8 N0 I; m. T, F# v
辛苦的父母官& J. ^$ X" L+ w. _/ p5 y
天天去催
% ~# c* _4 C$ c却让对老业主2017年3月份交房的承诺落空- e, d. C4 B$ ]3 b* {, C/ C
对新业主2018年5月底交房的承诺不知
' s& Z, H3 Y# B+ ^: i; `, f) e, }三月份被查封
7 [6 {( d5 c) q$ ^6 h+ I1 t& k0 q+ D9 R还肆无忌惮的卖房" [7 S. |7 `, P
您们依旧一无所知
: U7 o3 \) j/ m3 \9 v, t面对我们要求看天天催促的现场记录' u% z/ i- f% ~' Y5 n* E
您支支吾吾中岔开话题7 A) l# [* ~+ s  i7 _( D
最后
9 V) Z  ~, J! T7 I6 q我们达成共识4 G' C% \2 `/ }$ j; B; d: y
城建局、房管所、开发商、我们( y2 y; U  i3 m- s+ ^$ y
四方约谈
# |: w' E% x+ Y% D# `5 S
# e) q7 N- f- Y然后1 u2 }' S1 {& j+ V
在您与开发商的电话接听中2 H/ A( f! [5 M. r9 n
我们听到对方一句# R; l+ x, m$ p" P- d7 ?% ^# ^
“就是那几个人,让多来一些业主……”4 r1 ?8 X5 W; d9 Y/ D9 `
我们陷入/ j; }* ], k4 I% q( ?/ r6 U
无限的悲哀之中
  {* g; v: j" k$ x) W" Q$ t: c) k- ^( l/ h' J8 e+ U) h5 S
虽说下午约谈
1 R9 j6 v. M: ], u我们还总想寻求一丝希望
* l2 D: R5 |9 ]6 u  N( H% A& H顶着像火球的太阳! j* o8 @7 Z6 ^+ Z# x; G% G
我们象一个泄气的皮球
" m! x6 |5 R% h从房管所到信访局
3 `0 @# V: X  {/ |3 z- q再从信访局到城建局& @0 ]8 g) D/ Z# T8 J1 K
均被轻飘飘的踢了出来
# K% |, f4 k8 X2 ], F& c4 B8 ~, _; `; |% |9 y
下午的约谈
0 X# r) _5 d4 ]2 {/ U4 n一溜儿的官商  [% a( B" d9 d, _1 q3 }0 Z
坐在我们的对面
2 @( j( l: ~3 L! s. }: m听着一派官腔里的无奈* W# b. D) G* I$ G
听着比我们还可怜的开发商的肺腑之言
5 k0 `# R6 A; K/ l; b什么中院
# G. U+ |6 t7 M; ^, J- P& a/ o7 q/ C什么终审
3 w% C% {7 W- f8 u5 H9 b5 g1 G遥遥无期的解封3 a+ P+ l  b4 j# m
其实
7 M. r( l7 H" V- s6 X, @% X约谈1 ^8 n: a" v; N9 y$ r8 ~
不过是扯淡
: I5 ?1 k2 b5 E2 r# p7 `谁能给我们网签/ l8 K! _; H/ I! h
谁又能让我们住进心仪已久的房间
+ v8 _9 v4 x  T, h6 S# G6 ~* i父母官最后撂下一句# V+ g4 {0 y5 z' x' r7 L7 V
不行
/ N+ T# R% y& t( B8 o* S你们去上告
! t, b! Q3 ~# `+ @5 a- y1 a* ]去找区政府
9 ~8 c: b" I7 B4 [" b4 r) [$ z* J, B8 @& N5 \; Y1 m
2018年6月13日$ D, K+ E% K2 B7 G# y( R

+ k4 y: n; v$ i7 Q赢官司少打! |1 }  w; E% B- d8 c1 N4 e9 K, S8 h# s
这是老百姓的口头禅
* ?: B  j0 B$ o9 c何况我们支付不起高昂的律师费: U1 y& G6 n- Q! b
何况赢了官司就能住进房子吗' a% B4 t( {) W$ y: l4 @% Q/ E

7 n  |* X0 b, ^/ h9 f9 Q我们买房是有了政府下发的诏书
6 ^* H& M4 x1 X8 S9 P政府应该为我们负责
& A( U' `8 V& D# F7 i我们得听那位父母官的话% r( D7 y! ?1 J' F; J+ p* Z" V
找区政府& W7 p  S3 O8 A0 @* g! l

$ y2 X1 i1 S  t# g! i$ @: C一大早
) [0 }. r  d$ D6 C( W% B约定的政府门口3 ~& J7 T0 n9 c" S$ k9 |9 x4 H/ |
就来了寥寥可数几人3 d( v5 h4 W# Q' m: M( V! g/ E# N
昨日的人说ta们不再信任政府
* |4 R1 Y* D7 U( @不再相信我们的父母官' h6 t; w8 |" ]: f, G
可怜的人儿啊; G  g+ B  M0 d9 v
伤心失望的人儿啊" O: _& E' t5 x. D: ?8 ^
难道你忘了1 {* C" s: V. I5 r# F
其实
% R! }' W7 g5 ~5 |; |1 U老百姓才真正是政府的衣食父母
% E  |& i8 q7 O: \& {6 P; G是老百姓养活了政府的公务员5 ]4 W( h7 d: i) X
只是& ?( ^+ U0 z8 E8 N! q! W
长期以来9 t% @( m( w! G; c
我们被奴性化了: Z$ {& W% n) e
认为政府是我们的父母官
5 R  ]& t2 [" |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1 M1 j, J7 b! e; v: W, d% M* C/ n# e

% C+ y, O( X0 A9 f: ^' d当今# I+ Y4 W$ e; t
硬当孙子不当爷
( U' z' p; v! G; V9 U% c荒诞不经的事多了去8 [- l, ~9 X. ^
政府是人民的政府  C: ?, q6 k6 U$ @# u; C
它是为人民服务5 d/ O7 c3 Q( S' H5 w) D& p
它就是我们的父母官
5 I& G8 _/ a. l. c6 m% c我们依旧相信它
, E8 \- s) V7 l, E* K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情# K# S0 S0 H3 z2 |6 @0 |
来找我们的区政府
* s4 u; V+ r8 {" ^6 C! U9 ?面见尊敬的区长
+ V$ V2 p  g8 [$ T. A7 P: ]/ o, K3 Y, D' h
可门口戒备森严
' i5 N9 U5 S& o: I, |% N区长也不是我等随便见的
$ w) ~" e: d: t4 C, n& ^1 a/ ]1 M- \! \我们六个人分开进了政府大院9 H* p) B: Y( y- ?
面对大院繁多的机构
5 }: f! p0 R0 \$ Q唯有无知笼罩着我们5 M0 J  {4 g& N* \% Q9 H  p
我们小小的老百姓啊) Y; \. d$ ]7 q: R" o1 L' S5 W* I
是真正的草芥4 [7 v% A  K" W& q9 U, I
甚至就像被人讨厌的无头苍蝇( y( P/ S* ~  n4 m8 {
被巡查的人和保安追赶3 I# i& m, E; X6 \5 u

0 {; g. u) R/ D4 z: t9 i2 n我们不是刁民
. I- z/ F4 E- _; K我们只想见我们最大的父母官* J. t8 W' K5 U* h
可他们让我们去找相关的部门1 ^! E2 U/ G' w0 ]) [  F6 }( N
根本不听我们解释
4 G  K$ r' n9 Y4 U那些相关的部门无奈的遗弃了我们
7 c0 N  E# \& k7 ^- F" v6 M$ A+ u
  R" @( e! h0 M6 ~2 {8 X一个电话
! O) s+ t2 i- w: _" Z% }9 o叫来了更多的保安% u( W0 ]8 P' ]5 o
也叫来了信访局的青年才俊! Y' Y0 x+ x1 T
我们是守法公民
! P$ c: Q1 |7 _+ c: Q我们是无力的老百姓
, B- d4 t; m# z4 Z7 J8 n我们又再次回到信访局. j4 v* d6 O# |+ ~7 w
又一次听父母官对我们的引导
3 Z4 K$ l) r# F4 J2 N( H0 u/ N又再次约谈/ Q7 Y0 q3 z3 [; n2 C
$ K* S- e4 G+ a7 C8 T- t* y
天气炎热6 [8 C1 u( a- I: `6 E; b. r
维权路漫漫
# V/ A. t# i7 O4 l7 i! L面对无良的开发商& P% m, R* Q. h0 \0 X2 J$ x+ T# ?; p
面对五证齐全才购买的楼盘4 v1 I2 E( Z- \' f6 V, b
我们只有找政府5 G. Y  N: w' M+ q
找我们的父母官
) s2 O  e: y' H% N# z因为6 h3 y) w1 Z4 h& S' ~" F
我们坚定! t6 B& ^! p, l% u8 s; }
哪有父母坑孩子的
; ?% z& N: n9 O0 ~' n2 p3 C* ~  T
: o! [/ V" z8 m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4

主题

47

帖子

347

积分

壹.烟雨游友

Rank: 2

积分
347
发表于 2018-6-14 17:59:31 手机频道 | 显示全部楼层
姐姐受委屈了,房子让所有过手的人都黑了心
回复 支持 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1

帖子

4

积分

初出茅庐

Rank: 1

积分
4
发表于 2018-6-14 18:28:33 手机频道 | 显示全部楼层
政府不作为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29

主题

542

帖子

2278

积分

叁.无畏牛刀

Rank: 4

积分
2278
发表于 2018-6-14 20:5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531

主题

7212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7862

社区QQ达人

发表于 2018-6-15 08:0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疯狂的房事!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

主题

13

帖子

63

积分

初出茅庐

Rank: 1

积分
63
发表于 2018-6-15 09:3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采飞扬,好贴!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捷回复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[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]|秦岭网 ( 陕ICP备10002220-1~2号 )

XA12913S

GMT+8, 2018-6-24 11:36 , Processed in 0.250543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